砂糖橘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江晖专注绝对回报

时间:2022-05-05 来源网站:砂糖橘财经网

江晖:专注“绝对回报”

江晖:专注“绝对回报” 更新时间:2010-5-31 0:02:45   作为首届中国“金牛阳光私募管理公司”的得主之一,星石投资总经理的江晖依旧低调,甚至在领奖现场,依旧以最普通的白色短袖衬衣示人。

但他的进场和离场始终是当天的焦点,即使一句“跌下去相对便宜也可以买”的言论,也会引得在场的一阵唏嘘与惊叹,听得出来,他的语速同以往相比放慢了许多,他的观点却总是那样与众不同,但符合江晖那稳健的作风。

在江晖看来,金牛奖也只是身外物,能够带给投资人的“绝对回报”才是真正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

“专注绝对回报”不仅见于星石的名片,更被挂于星石的网站和星石人的嘴中。“追求绝对回报的投资目标是在严格控制下行风险的基础上,获取合理的长期回报,实现长期稳健的资产增值。”江晖如是说。

在基金界,践行绝对回报对于相对回报而言,就好比开放式基金取代封闭式基金一样,俨然是一种行业进步,但并非所有的基金管理公司都敢于将“绝对回报”四个字付诸实践,而江晖的星石却一直在这么做。

下半年投资更积极

尽管近期市场哀声一片,但在江晖看来,仍有值得关注的亮点,“如果顺着调结构的思路,有些公司尽管现在有点贵,但是下跌之后相对便宜也可以买,这就是投资中的一种转换。”话到此处,椭圆的眼镜背后,始终掩藏不住他那自信的眼神,眉目之间似乎在向“金牛奖”的来客们诠释一种另类的星石哲学。

在江晖的投资时空里,总会有一个既定的模型,在用模型洞察市场之间,产生了投资回报,“我们每个月会做出模型给出结论,并和客户分享。”江晖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让这个“模型”更具神秘感。

然而,模型总归是模型,模型背后,江晖仍少不了对于宏观乃至行业独到的分析。在他看来,今年上半年收益是中等的,而风险却是中等偏高的,毕竟总的来讲经济还是不错,因此获得收益也在意料之中。

只是在风险与收益升高的同时,房地产泡沫逐渐成为中国经济的众矢之的,“房地产泡沫可谓是中国经济的毒瘤,”江晖坦言,“也许下半年就能看到,房价不再上涨,整体经济风险趋小,毒瘤得到控制的情形。”

而那个时候,当中国经济过热的趋势减缓以后,当风险再度降低之时,便能将投资变得更为积极。江晖的一席话,似乎让人看到了雷雨之后的彩虹,也只有那时的彩虹,才能与碧蓝的天空相映生辉,气势雄伟地横卧于天际。

最成功投资永远在下一次

实际上,江晖现在所践行的“绝对回报”有着一定的历史渊源。

早在2003年,当中国基金业急流勇进之时,1.98%就成为基金业关注的数字。因为,就在那个时候,身为华夏回报的基金经理江晖就已经开始将1.98%作为“绝对回报”呈现在投资者面前,他曾说过一句话,“‘年年有回报’并不等同于承诺每年一定有正收益的回报,也不等同于‘保本基金’,‘年年有回报’只是一个目标,而非保证。”

所以,当大部分基金经理还在上演只赚指数不赚钱的故事时,江晖就已经适时转身,将“绝对回报”推向了投资界阵地前沿。

但是,作为那时的新兴事物,争议、质疑在所难免,而在此背后,更多的链条则是对“绝对回报”的关注,就连当时的监管部门也因希望极力打破基金业连续两年全行业亏损的局面,而给与“绝对回报”产品一定支持。一如江晖所说,“如果市场条件成熟,一个追求年度回报的产品应该很有市场。”

1.98%,这个接近于银行年利率的数字在业内不断被夸大而又缩小,而在江晖眼中,年收益率如果超过一年定期存款利率1.98%,还是比较容易,一如他的自信,“我们的目标绝不是一年只给投资人一个1.98%,而是以此为尺度,看看能给投资人多少个1.98%。”只是那时,人们始终对于“绝对”二字疑惑满腹。

然而,也正是这个数字,最终打破了相对回报统一天下的垄断局面,从而进入“二雄并立”时代。

就这样,一个出生20世纪60年代末,并见证过中国证券期货市场涨跌沉浮,在中国第一批基金管理公司成立时便投身其中的江晖,将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产品适时推到了世人面前。

而让江晖更进一步看到绝对回报魅力的却是和一位海外基金经理的相遇。就在2004年之前,从事多年共同基金的江晖始终将基金业绩同指数或者同行业相比,甚至在他心中,“跑赢指数或者跑赢同业才是实现自我专业价值的唯一途径。”然而,和Millennium USA基金经理的见面却让他觉得“绝对回报”四个字的弥足珍贵。

他因Millennium USA基金从1990年1月到2004年2月取得约927%的回报而诧异,更因年均近18%的回报而感叹,正是从这只净值持续上涨的基金身上,江晖看到了“绝对回报”的魅力。

在“绝对回报”光环的背后,一步一个脚印的投资思维更值得称道。

不论是在华夏基金还是在湘财荷银,再或是工银瑞信,江晖总是以谦虚示人,更没有将K线作为投资重心,甚至曾经在媒体采访时将K线图作为背景都遭到拒绝。

他只是不断在掌握行业变化,了解公司经营状况、财务状况乃至管理层之后才做出最终的决策。以曾经投资过的宝钢来说,去过三次,见过老总,更提过问题,这样方能知道是否值得信赖。

正是秉承着这样的原则,37.9%、6.75%、8.7%、6.12%、271.31%的期间回报率成为基金兴和、基金兴华、华夏回报、湘财荷银、工银瑞信核心价值基金中抹不掉的数字。而对于这些骄人的数字,江晖总能一笑置之,“我想我最成功的投资会是下一次。”

而在此期间,尽管媒体对于“绝对回报”提之甚少,但江晖仍旧默默地践行着,这些从张裕A、中兴通讯的选取,以及“懒惰式”的长期投资中便可见一斑。

熊市看空取得4%正收益

在世人的猜测中,公募总会有诸多的条条款款,总会有仓位的限制,也总会有业绩的比较,这一切,对于一个追求“绝对回报”的成熟投资人来说,着实难以伸开膀臂,如果能找到一方净土,自由地呼吸新鲜空气,这该是怎样的赏心悦目。

2007年6月,星石投资“破土而出”,星石的成立不仅仅使江晖转身为私募基金的“自由身”,更使他彻底开始在中国本土践行“绝对回报”之路。也就在那一年,中国股市已经进入了“幻灭式”的低谷,日后看来,这也许是一段必经的苦痛,嫩芽唯有经历过一番寒霜的考验方能成熟。

“幻灭式”低谷之后的2008年,为了将“绝对回报”演绎到底,江晖硬是在8个月左右的熊市中做看空仓位,从而在众多基金业绩受到重创这一年中,获得了4%的正收益。

而江晖也难以避免成为那一年最具争议性的人物,毫无疑问,他是这代私募界中市场直觉最好的人之一,他总能迅速地找到市场湮灭和爆发的时间点,并且以最为简单而高效的方式获得成功。

在这个“没有常胜将军”的年代里,江晖和他所引领的星石,一直将投资稳定增长行业的收益远超过投资周期性行业与防御性行业,视作投资复利收益不断增长的源泉。

一旦遇到适当时机,也是该出手时就出手,就拿2009年来说,星石的仓位甚至一度高达九成,并先后把握住了新能源、煤炭、保险、证券等行业的行情。

直到现在,以星石1期为例,自2007年7月30日成立到2010年5月20日,在沪深300指数下跌38.19%的情况下,累计收益率为52.22%,3年间每年都实现了绝对回报。

难怪国金证券基金研究总监张剑辉会有如此评价,“星石系列信托产品是在追求每年绝对回报的基础上谋求长期复利回报。”

而在江晖的世界里,这一切应该归于冷静与激情,这两者,总会在投资的焦灼中进行转换,也总会带来投资的灵感。“冷静将伴随你大部分时间,但在投资过程中,总有那么一刹那,会让你激情四射。”江的这句话,一如“若星之恒,若石之坚”作为“星石”由来一样,将若恒若坚的投资在冷静与激情中融化。

区块链okx交易平台

okex电脑客户端下载

比特币